全球十大神秘人物——绿孩子

1887年8月的一天,对西班牙班贺斯附近的居民来说,是终生难忘的。这天人们突然看见从山洞里走出两个绿孩子。人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就十分小心翼翼地走到跟前仔细观看。没错,这两个孩子的皮肤真是绿色的,身上穿的衣服面料也从来没有见过。他们不会说西班牙语;而只是惊恐的不知所措地站着。好奇和同情心使人们很快给这两个孩子送来了食物,但他们都不吃,一位居民拿了些豆类给他们,他们却高兴的吃起来。居民们向当地政府报告,派了许多专家来都没弄清楚他们是从哪儿来的。那个男孩很快地死去了。而那绿女孩还比较乖巧,她居然学会了一些西班牙语,并能和人们交谈。据她后来自己解释自己的来历时说,她们是来自一个没有太阳的地方,有一天,被旋风卷起,后来就被抛落在那个山洞里。这个绿女孩后来又活了5年,于1892年死去。至于她到底从哪里来,为什么皮肤是绿色,人们始终无法找到答案。

吉尔·佩雷斯是一名西班牙士兵,在1593年10月26日那天,他突然现身在墨西哥城。他当时正身穿一身卫兵制服,这个制服只有在菲律宾的德 尔·戈博南多宫殿的士兵才穿。他说他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墨西哥。他描述说,在他发现他来到了墨西哥的之前,他正在马尼拉的总督宫殿值岗哨。他还说, 总督(Gómez Pérez Dasmari?as阁下)刚刚被杀害。

两个月之后,来自菲律宾的消息经一艘船漂洋过海到了墨西哥。墨西哥人知道了总督确实是被杀害了,他们还从其他方面查证了佩雷斯的身世故事。有目 击者证实说,佩雷斯在来到墨西哥之前,他是真的正在马尼拉执行任务。而且,船上有一个的乘客认出了佩雷斯,并发誓说,他在10月23日那天在菲律宾见过佩 雷斯。佩雷斯最终回到了菲律宾,重新开始了他的生活。他平安无事地度完了他的一生,直到他死去。

铁面人(死于1703年11月)是一个囚犯,在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统治期间,曾在多个监狱被关押过,其中包括巴士底狱。此人的身份目前尚不清楚。 因为他的脸隐藏在一副软绒面具里,从来没人见到过。而流传下来的故事里涉及到这副面具时都说是铁面具。首次有这个囚犯的记载是在1669年,那时一个路易十四的大臣把他转移安置在皮格纳鲁监狱,并要求要在监狱长的照看下。

据当时囚犯随身带过去的一封信,此人叫厄斯塔什·多热尔。信上要求,监狱长要准备一间设有多层门的小房子给他,以阻止外面的任何人听到里面说 话。这个囚犯被告知,假如他跟其他人提及无关于他目前的需求,他将被杀死。监狱长是唯一能够看到这个囚犯的人,并且每天给他送食物吃。这个囚犯死后,他的 一切所有物都被销毁了。时至今日,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谁。

圣·日尔曼伯爵(据说死于1784年2月27日)是一个集朝臣、冒险家、发明家、业余科学家、小提琴手、业余作曲者于一身的神秘绅士。他同时具 有一些与炼金术相关的技能。所以他被人们称为“奇妙非凡的人”。他的身世未知,但消失的时候又不留一丝痕迹。1745年,英国著名作家荷拉斯·沃尔浦尔对 他写道:

“……前几天,他们抓到一个奇怪的人,他用着的名字叫圣日尔曼伯爵。这两年到这里的,他从不说他是谁,或是从何而来,但却对人声称他用的名字不 是他的真名。他唱歌拉小提琴都很棒,但调子有点悲伤,就是人有点不太聪明。人们有叫他意大利人、西班牙人,还有波兰人的;又有人说他是一个墨西哥富人的女 婿,却带着他老婆的珠宝跑到了君斯坦丁堡;有人说,他是牧师,是小提琴家,或是阔手的贵族。威尔士的王子对他怀有无尽的好奇,想知道他的一些事,但都是徒 劳。到最后,一点问题都没有看出来,他就被释放了。对我来说,我可以相信的是他不是一个绅士,他留在这里,是否是在从事着间谍的工作。”

自从他死后,各种各样的神秘组织把他当作他们的模范甚至是一个强大的神。而且近些年,陆续又有几个人出来声称他们就是圣·日尔曼。

D·B·库伯又名约翰多伊,是世界上第一个劫机成功的人。1971年11月24日,星期三,他劫持了由俄勒冈州波特兰飞往华盛顿西雅图的西北航空公司305号航班。飞机型号:波音727。他成功获得了20万美金,顺利逃脱,后D·B库珀生死一直是个未解之谜。他的劫机,促使世界建立了健全的飞机场保安制度。被劫持的波音727飞机

熟悉美剧《越狱》的人都会对监狱里的那个老头Westmoreland有印象,他的原型就是美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四大悬案之一、也是世界上唯一一起至今仍未被破的劫机案的主角——D·B·库伯。

1971年的一个雨夜,D·B·库伯从一架波音727飞机上跳下去,写就了一段美国传奇。过去30多年来,美国联邦调查局调查了近1000名嫌疑犯,但无一被确认。直到现在,即便D·B·库伯早已不在人世,他仍旧是个谜。

而随着一封神秘信件的出现,对D·B·库伯身份的怀疑开始集中到一个死去的前航空公司职员身上。据劫机案仍在世的少数证人之一——前空姐指证:他最像那个D·B·库伯。

Fulcanelli(1839-?1953)是19世纪后期一个法国炼金术士,同时他也作为作家,这是他的笔名,至今他的身份仍不能确定。有 关于他的一生及其作品有太多的神秘,因此他代表了一种文化的现象。在其铺天盖地般的传说中,有一个就被一遍又一遍地说起,这就是他深爱的一个学生 (EugeneCanseliet,如图)成功地将100克的石墨转化成黄金的故事,而其中转化的关键就是这个学生用到了少量他的老师给他的,所谓的“投 射粉”。

据说在二战的后期,阿勃韦尔(德国情报部门)为了获得Fulcanelli关于核武器技术的知识,计划抓到Fulcanelli,但是都无功而 返。Fulcanelli后来会见了法国的一个原子物理学家,并把核武器技术的详细资料给了他,还对他说,核武器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,已经被反人道地运 用了。

“据Canseliet说,他最后一次遇到Fulcanelli是在1953年(那年之后Fulcanelli就消失了),他说他前往西班牙被 带到坐落在高山里的古堡,与他的老师见面。在Canseliet的印象里,老师已经是个80多岁的老人,但当时出现在他面前的老师变得却比以前更年轻了, 看起来他只是50多岁的样子。这次简短的团圆之后,Fulcanelli再次消失于世,没有留下任何下落。至此,到1953年的时候Fulcanelli 应该有114岁了。”

出身不详的豪泽尔,在1828年5月26日突然出现在德国纽伦堡,样貌看来约16岁,智力低下而且寡言。他后来解释说,他所能记起来的就是一直被关在一个黑屋子里,以水和面包度日,这件事引起了当时国际社会的轰动。因为当时流传其真正身份,是德国巴登省的太子,有人把他另一个生命垂危的婴儿调换过来并将他藏匿起来,目的是要巴登皇室的旁系继承皇位,但此推测与后来有关王子亡故的官方消息,以及目击证人的私人记载互有冲突,虽有不少分析理论,但至今未能有明确地解释。

在对1963年约翰·F·肯尼迪总统遇刺的影像胶片分析的过程中,一个神秘女人被发现。她当时身着一件棕色外套,一面头巾包着头部(这个头巾就 是她的绰号所在,她戴着它就是一个俄罗斯老奶奶的风格,这种头巾用俄语叫做巴布什卡斯)。这个妇女在镜头出现的时候,手上正拿着什么东西在她面前,后来知 道那是一部摄相机。她在镜头中多次出现,即使在拍完照大多数人都离开了那块区域了,她还依然停留在原地继续拍摄。在她被看见离开一会儿,向东榆树大街去之 后又立即出现镜头前。事后,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公开请求那个妇女自愿出来,向他们提供她拍摄的胶片,但是她拒绝了。

1970年,一名名叫贝弗利·奥莉佛的妇女自告奋勇声称,她就是那个巴布什卡夫人,然而在她的叙述里含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。最后大家都认为她 仅是一个骗子。至今,没有人知道究竟巴布什卡夫人是谁又或者她当时在那里做了什么。更加怪异的是她拒绝出来向世人提供她的证据。

1月19日是美国作家埃德加·爱伦·坡的生日。每年这一天,忠实拥趸会前往位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爱伦·坡墓前凭吊,其中有位神秘人物,数十年来每年此日都会在这位文坛鬼才墓前留下美酒,其身份引发猜测。这个奇怪的传统始于1949年,刚好是爱伦坡去世后的一个世纪时间,每次都是在爱伦坡生日(一月十九日)那天进行,祝酒人头戴黑帽身穿黑衣,用围巾裹着面庞。常常有簇拥的记者和追随者在场看着整个祝酒过程,没有人曾试图干扰过祝酒人或者上前揭开他的围巾,很大可能是出于对这个传统的尊重吧 。

美国媒体把这位神秘人物称为“爱伦·坡敬酒者”,其真实身份则众说纷纭。历史学家萨姆·博坡拉宣称,正是他本人上世纪70年代为争取公众对这处墓地的注意,于某个爱伦·坡生辰纪念日在其墓前留下了酒,开创了“爱伦·坡敬酒者”的传说。但博坡拉说,他不知道此后谁在效仿他的做法。爱伦·坡纪念馆负责人杰夫·杰尔姆对博坡拉的说法提出质疑。杰尔姆说,“爱伦·坡敬酒者”早在上世纪40年代就已出现,《巴尔的摩太阳晚报》1950年报道过此事。杰尔姆还说,他亲眼看见过“爱伦·坡敬酒者”,但为了尊重当事人隐私,他拒绝透露其身份。美国媒体报道说,“爱伦·坡敬酒者”1993年在爱伦·坡墓前留下纸条,称“火炬会传承下去”。后来又有一张纸条透露,这名神秘人物已于1998年去世,但他(她)的两个儿子将继承在爱伦·坡墓前敬酒祭奠的传统 。

乔查尼先生(逝世于1968年),是一个隐姓埋名神秘的犹太人老师的小名。这个老师在二战后的欧洲曾教授过许多后来受人敬仰的学生(其中包括如 图所示的伊曼纽尔·列为纳斯,还有埃利·维尔瑟尔)。很少人了解乔查尼先生,包括他的真实姓名。他来自哪里以及他整个人生历史如何都被当作秘密严密地守护 着。在乌拉圭,他的墓碑(死于乌拉圭蒙特维多)上写着:“在记忆里祝福睿智的乔查尼大师,他的生辰与人生将像迷一样永远尘封。”文本是埃利·维尔瑟尔所 写,他同时也是墓碑的筹立者。

乔查尼先生自身留下没有任何著名的作品,但他通过他的学生留下宝贵的知识财富。乔查尼先生穿着像个流浪汉,然而却是个深解人类多种领域学问的大师,包括科学,数学,哲学,特别是犹太法典《塔木德》他都擅长。大多数有关于他人生的细节点滴都来自他学生们的文章和谈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